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精液恋妹

精液恋妹 - 精液恋妹

第一

「那个……哥……我的电脑怪怪的……可不可以……帮我看一下?」

小缘站在我的房门口,勉强的挤了这几句话出来。

因为眼晴盯着电脑看的关系,妹妹讲的话,我并没有听得很清楚,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才隐隐约约的想起前一刻妹妹说的话。

「喔,等等。」我简洁明了的回答。

「嗯……谢谢!」

当妹妹知道她的意思到了,便快速地离开我房门口。

我们真的是兄妹吗?我有时会这幺想……正常吧?还是反常?我也不知道。所谓『正常的兄妹』……应该要是怎幺样的关系?会是在怎幺样的生活下互动?

嗯……很难理解啊……谁……谁来告诉我?

我起身,走出房门,迎接我的是一条小走廊,小走廊的左边是间储藏室,右手边则是妹妹的房间,我经过了妹妹的房门,直直往前,看到的是我家的大厅,简单的配置,杂乱的『乱七八糟物』,是我家客厅的特色。


客厅中杂乱无章的『乱七八糟物』,有2%是家庭生活起居的用品,有3%是我家中那可爱的小狗(ベーび)的食物、床与玩具布偶,剩下的95%,嗯,没有错,就是95%,剩余的95%……都是我妹妹的杂物。

哇咧哩咧,我觉得我已经不算是爱整洁的人了,没想到……我妹更糟,不止是客厅,就连她的寝室,都是乱七八糟。

最近,大概一、二个月以来,是有比以前好了(我指的是房间,可客厅还是一样乱),以前啊,她的房间,乱到走进去的时候动弹不得。你会问︰为什幺?嗯……因为她的房间地下摆满了漫画书、我看不懂的英文书,还有一堆衣物。

嗯……啊……偏离话题了。

当我走完我家的小走廊,面前立刻就是我妹的电脑,没错,我妹的电脑就是放在客厅。

妹妹看到我走过来,马上就把她在玩的RO关掉(RO?你不会不知道吧?《仙境传说》啦!)

我说︰「妹~~我帮你看一下……」小声的口气。

妹妹没说什幺,只是立刻把手离开滑鼠,好似怕挡到我手的行进路线。

待我稍为看了一下电脑,没什幺事,只是显示卡的设定关系,所以跑3D的速度会变慢,我帮她重新调整了一下电脑的解析度,便正常了。

「OK,这样就可以了。」我小声地说。

「谢……谢。」妹妹小声的说。

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我们兄妹俩要小声的说话?这到底是为什幺?

让我来解说吧!我们兄妹呢,老实说……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最熟悉的陌生人」。嗯,这句话真的是最贴切了,哇靠!(我打从心底的这幺觉得)

我们兄妹平时各忙各的,她上她的大学,我忙我的工作,她玩她的游戏,我写我的程式。

除了@@@@以外,我们生活中完全没有互动,对,真的没有,我们可以整个月从来不说话。

嗯……那个『除了@@@@以外』,其实我想不出有什幺状况会有互动……如果真的要说有的话,我想就是她的电脑坏掉的时候吧?

我也不晓得为什幺,我们兄妹俩会变成这样奇妙的关系,我想……我们很正常吧?所谓『正常的兄妹』,应该要是怎幺样的关系?会是在怎幺样的生活下互动?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妹是除了我女朋友以外,最接近我的女孩子,每天生活在一起、每天见面,睡觉的地方只隔了个小走廊、用同一个浴室洗澡,嗯……果然是最接近,对吧?

大概、或许、可能是这样的关系,让我从小习惯了妹妹的存在,嗯……只是存在,那种存在,好像就是在生活中的一部份……嗯,不过,是存在到了已经看不见的那部份。

就像蓝蓝的天空一样,当你出门的时候,你可有注意到天空?大家出门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一定不是天空,大家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嗯,就是这种感觉。

我家的小缘也一样,我有时候从外面工作回来,一打开我家大门,其实……第一眼看到的,大部份都是我妹妹坐在电脑前面,但是……我却没有注意过,我总是马上回到我的房间,或者走到厨房的冰箱去拿饮料。

我想……我妹妹对我的感觉,应该也是一样吧?

因为是单亲家庭的关系,我家除了我一个男的之外,都是女人,然后,我们家并没有习惯把朋友,甚至是男、女朋友带回家里来,可能是这样的原因,造就了我家随随便便的因素,随随便便的打扫、随随便便的餐饮,重点是……随随便便的穿着。

我指的不是说我们的穿着都很随便,出门的时候,当然也有很到爆炸的衣服,但是……在家里,几乎都穿着内衣裤而已。我大部份时间就是穿件T恤、套件四角裤,就在家里到处走动了。这样方便嘛,又比较凉爽,想出门,就套件裤子就好了,想洗澡也不用脱一堆。

呼……我就说嘛,想洗澡也不用脱一堆,我正好洗完澡回来,继续写。咦?刚刚说到哪?


喔!我想起来了,就是因为这样,妹妹穿衣服也都随随便便的,我想想……我比较常看到妹妹在家的穿着,应该就是她的『棉质连身睡衣』了吧。

为什幺我会说『棉质连身睡衣』呢?一般只会说『连身睡衣』而已吧,我却连『棉质』都说了?呵呵……有原因的,别着急,听我慢慢道来。

我这个人,很变态。为什幺很变态?怎幺个变态法?嗯……为什幺很变态?我不知道,但是怎幺个变态法,我会慢慢交待。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看情色文学,但是大部份是妹恋文。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H片,就是三级片(A片啦!),但是老女人我不看(也就是熟女)。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上网抓H图(就是Q图啦),但是只抓看起来年轻的。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看H漫画+收藏,而且非常喜欢妹恋系列。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玩H-Game,而且非常喜欢妹恋系列。(推荐︰《牺母妹》)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看女生全身沾满精液的样子……很喜欢。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看A片的男主角对着女优体内射精后……精液流出来的样子。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女生脸上有精液的样子。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女生被插得很爽的脸,然后说不要射进来的样子。

我这个人,很变态。--我喜欢……再讲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反正,综合起来,我分类了一下,我喜欢可以分为三大类︰凡是有关妹妹、精液、怀孕的H相关事项,我都喜欢。如果我有想到新的,再告诉你们啊……哇哈哈哈!(恶魔的笑声)

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称为习惯,好像太浅了一点。所谓习惯,是你知道那样的动作,所以叫做『习惯』,但是……如果这个习惯性动作,已经习惯到连你自已都忘记了,那叫做什幺?

我自慰的时候,总是习惯地拿着个什幺东西在旁边,这个我研究了很久,最后,当我发现的时候,这个东西……是我妹的贴身衣物。

我并非喜欢小缘,我并非把小缘拿来当性幻想的对象,但是,在我射精的时候,接住精液的,总是妹妹的贴身衣物,这样奇妙的感觉,很奇怪。

当我跟我女朋友做爱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把精液射在她的身上,我精液的量很多(应该吧,我不知道别人的量是多少),我射出来的精液,可以射满十分之四的卫生杯(不到一半,快到)。

当我射在女朋友的身上的时候,整个肚子上几乎都是精液,有些还会飞到脸上。所以,接住精液的『妹妹的贴身衣物』上,感觉好像被牛奶浇到一样。我并不是用同一件衣服来射精,有时是衣服、有时是内衣,反正换来换去啦!

我最近喜欢上妹妹的热裤(那个应该叫热裤吧?短短的,很贴身的那种),因为感觉很像接近妹妹的屁股,我最近喜欢上这个。

昨天客厅里吊了一件粉红色边、粉红色的热裤,我趁妹妹在洗澡的时候,偷偷拿回了我房间,把热裤打开,射得满满的以后,再偷偷拿回去吊着。

今天早上妹妹出门,不知道去哪,她穿的不是别的,就是那件热裤,哈哈哈哈……真高兴!(干!我真的很变态对不对?)

我跟我妹妹的关系,就是这样。我想,我需要她的理由,会比她需要我的理由要来得重要吧?

而我在『昨天晚上』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很可能,会成为我跟妹妹之间互动的开始。我只是说可能,并没有说一定,因为,我不是神,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

我从小就梦想着要当漫画家,妹妹也是,只是……我接触了更重要的东西,所以放弃了漫画。这或许是我喜欢H漫画跟动画的关系吧。但是妹妹并没有放弃当漫画家,她一直在努力着。

『昨天晚上』,我在妹妹画画的计算纸中,发现了妹妹的涂鸦,虽然说是涂鸦,但是并不是那种画得乱七八糟、而且看不出来是什幺东西的画,是画得很入神,而且很漂亮的画。我看了才发现,妹妹画漫画已经有一种程度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一瞬间发现了妹妹突破了那种『清纯』的画风而震撼。

小缘画了一张女性的体,虽然只有露二点,第三点不画。

或许是出于一种漫画家灵魂的沖动吧,我在最后一页,画了另一张女性的体。

我漫画方面的整体表现,并没有我妹妹来的好,但是呢……要说女性体的造诣,嘿嘿嘿……(恶魔的长笑声)我还是比我妹强那幺点儿,因为我虽然不画漫画了,但是我还是会画一些色情漫画,当然,是为了满足自已用的。啊啊……又离题了。

『昨天晚上』我在我妹的计算纸的最后一页,画了另一张女性的体,顺便写上︰「笨妹,虽然你画画很厉害,但是哥还是厉害一点。」顺便画了个笑脸。

呵呵,我很希望,我能够这样直率地跟妹妹说出这些话,但是,我做不到,我只能写出来。

《《《『今天』晚上(注意,是『今天晚上』)》》》

我一如往常的坐在我房间的电脑前,写着程式,妹妹突然跑过来,吓了我一跳。

「哥~~你要不要吃?」妹妹笑着说着。(不正常的语气跟表情,音量并不像以往的小声。)

妹妹把一盒火鸡肉饭拎到我面前,我真的吓了一跳,随即立刻反应了过来,一如往常、简洁明的说︰「喔,谢谢!」说毕,我便把袋子拿了过来。

小缘便笑着转身离开。嗯,是那种害羞的笑,好诡异!

为什幺啊?刚刚妹妹的表情、语气,跟这个拿便当给我的动作,真的好诡异啊!

我百思不解……我又继续忙我的东西。

当我忙到一个程度,就想到刚刚的火鸡肉饭,我想想,我也不饿,而且想吃只果,我便想把便当拿去冰箱冰。

我走出我房门,左转,发现右边的妹妹的房间,房门是开的。妹妹的房门是向外开的,所以会挡到小走廊的路,我便顺手推了一下,我发现妹妹并没有在电脑前。继续走,走到冰箱,放了便当、拿了只果,走回小走廊时,我发现妹妹的门又滑了出来,又挡到路。

妹妹这时应该是在房间里的,那为什幺没关门呢?我便想说,偷偷看一下好了。

在妹妹向外开的房门旁边,正好挂着一个小镜子,透过这面镜子,我刚好可以看到妹妹的书桌桌面与床的中间。我不确定我看得对不对,但是……我从镜子里,好似看到妹妹曲身窝在棉被里,在自慰。

!!!<——我的心情。

我是很想看啦,但我当然不敢跑进去妹妹的房间看,当下我的反应就是立刻回到我房间。我便轻轻的拉了妹妹的房门,让门让出一条路来,我就轻轻的走过去。

嗯……为什幺?

如果妹妹真的在自慰的话,她也有点反常,以前她要自慰的时候,总是会把房门锁起来,然后再曲身窝在棉被里自慰。为什幺我会知道?因为妹妹的房间左边有个抽风口。

我偶尔会从这个抽风口看看妹妹在房间里做什幺,当然,十之八九,妹妹都在房间内做正常的事。但是,就是那幺偶尔,偶尔会让我看到妹妹曲身窝在棉被里自慰,但……由于是窝在棉被里,所以,也看不到什幺东西啦,顶多看到妹妹的屁股旁边,或是看到她的肩露出来而已。

但是!!但是!?

妹妹今天竟然如此大胆!?天啊!!告诉我为什幺?

因为某些原因,我家晚上都是只有我跟小缘在而已。就因为这样,我邪恶的念头出现在我脑海里……

平常,妹妹晚上睡觉都会锁房门。为什幺我知道会锁房门?当然,因为我都会偷偷趁妹妹睡觉的时候,进去妹妹房间物色她的『贴身衣物』。

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小缘没把门锁起来,更扯的是,门还没关。

现在都晚上一点多了,妹妹怎幺可能还没睡?我偷偷的走了进去……我在想啊,我非常变态,而且想法下流,我的妹妹,小缘,会不会跟我一样流着淫蕩的血啊?我想,或许……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吧?

小缘的身体盖着一半的棉被,就像童话般的睡美人一样……安详的睡着,小缘依然穿着连身的棉质睡衣,黑、白斑点的一件。我发现……小缘把衣服卷到上半身,下半身是没穿的……

噗!第一次这幺近地看着妹妹的下体,我走近一点,研究妹妹下体的样子。嗯……妹妹应该还是处女吧?妹妹下体的曲线很漂亮,下体的毛也长得很漂亮,不像AV女优一样,长得浓到乱七八糟。

看着看着,我心中好像有股火燃了起来。那是兴奋的欲火……而且是做坏事时的那种。这种兴奋,跟女朋友做爱时不同的一种兴奋,很舒服、又很恐怖。

我拿起妹妹的内裤,开始搓弄自已的阴睫,把妹妹的内裤放在我的精囊下方磨擦,我也不知道这时我的脑袋到底在想什幺……

我竟然站在熟睡妹妹的床边,看着妹妹的下体,拿着妹妹的内裤在自慰。天啊!这样算是乱伦吗?……不算吧……差太远了。但是……如果我把精液全都射在妹妹的下体呢?射满妹妹的小阴唇跟大阴唇呢?这样算什幺?

想着想着,说时迟!那时快!一瞬之间,我的精液从涨大的精囊中沖进了阳具,瞬间飞洒而出!这一瞬间,我似乎就像机器人收到指令一般,专心的执行着这个指令。

在精液还在飞射的时候,我依然快速搓弄着我的阳具,这样的快速搓弄,使精液在空中飞舞,让精液成散弹状飞出。大部份的精液落在妹妹的下体,但并没有全部命中阴唇,较多的部份是在妹妹的阴唇外围,以及妹妹的小腹及大腿……

这一幕让我震撼了许久——妹妹的下体涂满了哥哥的精液。

「就好像哥哥狂插完妹妹后射在妹妹身上的体液。」那一瞬间,我这句话不禁脱口而出。

只可惜少了妹妹的香汗。还有,我是站在妹妹的右边,所以精液是横着射在妹妹身上的。

射完精的我,突然多了一份罪恶感,天啊!我做了什幺事啊!?妹妹如果这个时候突然醒来怎幺办?天啊!

我该怎幺办?把妹妹身上的我的精液擦干净吗?那如果擦到一半她醒来怎幺办?如果不擦,妹妹早上醒来发现精液怎幺办?

太多的怎幺办,以及罪恶感,迫使我逃离了妹妹的房间。

我什幺也不敢想,躲进了自已的房间,躲在棉被里。怎幺办与罪恶感不断地在我的脑内旋回着……旋回着……旋回着……

所谓『正常的兄妹』,应该要是怎幺样的关系?会在怎幺样的生活下互动?

第二章 爱情&亲情

某个天气晴朗的天空下,在个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有一间欧式教堂,教堂那纯白色的油漆,有如白玫瑰般的美丽,似乎正倾诉着这儿的纯洁,成千上万的人群,一场酷似王族盛事的婚礼正展开,我突然发现自已身在其中。

「公主与王子的婚礼,好浪漫唷~」搂着我手臂的女友说着。

「嗯。」口中若无其事的回答,我发现自已竟然流了冷汗。

我带着女友一路挤啊挤的,努力的往教堂入口处前进,天吶!人真多!现在到底是怎样啊?突然跑到童话世界里啦?靠,就算是天使与恶魔的婚礼,人也不应该那幺多吧= =”

正当我很努力地向教堂内望去,发现公主与王子走出来的时候,突然之间,一朵鲜花从空中以美丽的抛物线飞了过来,我靠,这不就是那种”捡到的人就可以变成下一场婚礼的主角”的那种花吗?(读者︰啥啊?)


突然间,我发现身边的人,都变成了灌篮高手中的人物,天吶?抢篮板啊!我当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出舞空术,抢到了这朵”捡到的人就可以变成下一场婚礼的主角”的花。

哇哈哈!我果然是最强的啊哈哈哈哈!(白癡!你笨过头啦?)

我抢到花以后,我转头就献给我心爱的女友,雅芬,当雅芬一脸幸福的接受我的鲜花,仿佛是接受了我的求婚,众人立即鼓掌了起来,就像是为我们这一对幸福的小情侣祝贺。

正当众人为我们祝福之际,婚礼主角,公主与王子也走了过来。

「恭喜你们」王子以浪漫的语气说着。 (天吶,真的是童话故事啊)

我高兴的笑着,雅芬也是。

「恭喜你们………哥……」

当我听到第二句恭喜的时候,我再也笑不出来了,那句恭喜你们,正像一把利刃般的插进我心中,虽然,我感觉不到心痛。

那是小缘的声音,没错,就是我的妹妹,小缘。

突然间,我整个傻掉,没错,就像突然中风了一样,完全傻掉了。

天空愈来愈黑暗…我的眼前也愈来愈黑暗,众人们疯狂的摇我,好像我就要死去一般,我的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了,在我黑暗的眼里成对比的,就是光亮的二人……………女友雅芬以及妹妹小缘。

不知不觉间,我消失了?

当我发现的时候,我感到眼前一片剌眼,原来太阳早已经由窗户,照进了我的房间内,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刚刚全是一场梦。

看了看闹钟,时间标着早上6点多,天啊,我睡不到五个小时也……

「……哇咧……什幺怪梦啊,真的有够莫明奇妙的…」半梦半醒间,我揉着眼晴说。

「春梦ㄚ………白癡」雅芬从我眠被里钻出头来说着。

「哇靠!你吓死人喔!你什幺时候在我床上的啊?」我好像被鬼吓到一样的大声说着。

「你才吓死人咧,晚上讲了一堆梦话,好像被鬼吓到,刚刚又突然爬起来讲一些怪话」雅芬也揉揉眼晴说。

「不是,我是说你怎幺进来的啊?」我说。

「喔,昨晚眉眉(妹妹)开门让我进来的啊,我下班后,本来想找你聊天的,谁知道进来才发现你已经睡了,就没吵你了」雅芬呆呆的回答着。

「喔~~~~~这真的是太神奇了~~杰克~~」我也呆呆的回答着。

「对啊~~~真神奇呢~~~珍尼佛」雅芬呆呆的应着我。

「噗~小白癡,你好可爱唷」我突然觉得雅芬超~~可爱的,忍不住就冒出了这句话,顺便扑了上去抱住她,装出一附变态的脸,然后抓住她的双手。

「啊~~>”<~~色狼,你想干嘛」雅芬一附楚楚可怜的样子说。

「嘿嘿……不想干嘛………」说完我就转身下床,走向浴室。


「AA~你…该不会……」雅芬见我这样便说。

「我想洗澡阿~」我边脱衣服放在浴室前,边说。

突然,雅芬翻开眠被,跳下床向我跑过来,这时候我才发现,雅芬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小可爱,配上淡蓝色的百折裙,嗯!超可爱!

雅芬不算高,矮矮的,大概163公分左右吧,脸蛋是那种”清纯学生”的那一种型,剪着稍长的学生头,淡红色的发稍,有点婴儿肥的身材,天吶!这一型真是令我无法抗拒,加上她那有点危险的聪明及脱线……我爱死她了!

啊…又离题了。

当我发现的时候,疑?我怎幺看到白色的内裤?啊!!!雅芬一记飞踢,正中我的右脸颊,噗咧!!!我马上应声倒地。

「你以为惹火了我,可以平安的脱身吗?」雅芬左手叉着腰,右手指着我的鼻尖说着。

「啊啊………格格,我错了………原谅我吧Q_Q」我装的楚楚可怜的说。

「不~~行~~给我回去!」雅芬别过头去,有点生气的说。

「小的遵命……」我像条听话的狗一样的,慢慢的走回床上。

「嗯嗯~这样才乖……」雅芬很高兴的跳回床上。

我们小俩口,屈膝面对面坐下,俩人用敌对的眼光对望,喔喔!就在那幺的一瞬之间,喝!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俩人同时喊︰

「剪刀、石头、布!」

结果……我输了……

「喔耶~~耶~~~~~我赢了~~」雅芬好像中乐透一样的高兴。

「………………」我摇着头,无言以对。

这是我们小俩口想出的小游戏,谁一旦猜拳输了,就得先帮对方达到高潮,当然,不管用什幺方式,但是我们一般都是用手居多,下次考虑弄个电动按摩棒来玩玩。

「小彻小彻!加油唷……」雅芬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躺在床上说。

「是是是~我的小格格」我无奈的说。

于是,我爬到雅芬旁边,手指来回划弄着她的肩膀,一边给雅芬来一个超级法式深吻,一边把我的舌头放在雅芬的唇前,慢慢的探入口中,雅芬也慢慢地将她的舌头探出,与我的相踫,在一连串的逗弄之后,我开始隔着小可爱抚摸起她的乳房。

雅芬的乳房不算大,大概是B cup再大一点吧,但是刚刚好适合我的手形,刚好是我可以”一手掌握”的大小,我慢慢地将小可爱往下方退去,此时正好我与雅芬的舌头刚交换完唾液,我便将舌头抽离她的口中,顺势拉出了一条由唾液形成的”我与雅芬的连接”。

「我要”品尝”了唷~」我笑了笑,看着雅芬说。

「嗯………请用…」脸颊红的像只果的雅芬,喘息似的吐出几个字。

我偷偷的抓住雅芬的双脚,当雅芬发现的时候,吓了一跳。

「疑?」原本以为我目标是乳房的雅芬吓了一跳。

「嘿嘿…这是一点小惩罚」我马上就把雅芬的双脚擡高,让她的下半身擡高至我的腰部,顺势我就压低身体,将脸靠近雅芬的下体。

「阿……不行…!!」雅芬突然失去重心往后倒向了枕头。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之间,我发现雅芬的纯白内裤竟然就是我最爱的那一种”旗袍材质,滑滑地,而且是两边绑细带子”的我的最爱。

我便快速的拉着右边的线,瞬间就将内裤一边解开,纯白色的内裤随即往旁边掉落而去。

我突然就以我的魔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始进攻雅芬的肉洞,瞬间以舌头在小阴唇边绕圆,突然又收起舌头,用嘴唇将阴道口封住,开始快速的吸吮,不时又用舌头点弄她的阴核。

「嗯啊……不行……不要……啊!!…不行~嗯啊啊啊啊~」雅芬对我这招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所以,她爱死我的舌头了。

「啊啊啊……………啊………」雅芬开始进入高潮的时候,原本高亢的叫声,会慢慢开始消失,双眼紧闭,但嘴唇依然张开,好像想要叫出什幺声音来但是声带却失去了效用,接着开始失神。

正当我的吸吮声愈来愈大,雅芬已经完全叫不出声音了,剩下的是一付好像快要失神死去的那张脸,突然之间,我感到嘴口沖进了少许炙热的液体!

「雅芬,来了唷!!」我马上将嘴巴抽离她的下体,马上以中指插进雅芬那正射出液体来的阴道,立刻以高速的手部震动抽插她的阴道。

「……………」已经快要进入失神状态的雅芬,似乎发现了什幺,嘴巴张的愈大,却依然叫不出声音来。

天吶!我爱死她这种表情了,真是我的小蕩妇!

我的右手中指以”我自已都不知道可以那幺快”的速度震动着,来回进出雅芬那一直喷出淫液的肉洞,没错,我的女友就是会潮吹,而且……量还不是普通的多,我看等等又要换床单下来洗了。

当右手高速震动的时候,我的左手当然也没閑着,也在高速套弄着我的肉棒看着我的女友达到高潮,一边帮自已打手枪,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突然之间,我发现雅芬的身体开始抖动,,当我的手指还在快速进出的时候我发现淫水已经停止喷出了,雅芬的身体就像病人的身体一样,开始用力的抖动雅芬的眼晴紧闭着,用牙齿咬着下嘴唇,整个脸潮红的跟什幺一样,似乎怕自已会飞上天似的,双手更紧抓着两边的床单不放,我知道,雅芬已经达到高潮了。

我便将我的手停止动作,抽离雅芬的阴道,天吶!我的右手好像泡进水里再抽出来一样的湿,我便把右手沾到的淫水抹在自已那涨红的肉棒上继续套弄着。

看着雅芬的阴道口维维的张合着,不时还喷出少许的淫液,我的情欲也跟着水涨船高。

「雅芬,换我了喔~~?」我用沾满雅芬淫液的右手,抓着我的肉棒。

「……………」已经失神而且发不出声的雅芬,当然没办法回应我的话。

竟然雅芬已经高潮了,剩下的任务,当然就是让自已高潮啦,所以,我也不需要忍耐了,帮雅芬把她的百折裙边旁退去,用我的龟头在雅芬的大阴唇磨了磨雅芬感觉到我要来了,眉头稍为皱了一下我就抓住雅芬的腰部,用我的双脚分开她的脚,让下体顶着雅芬的阴核,抖动我的腰部磨擦。

「…嗯…嗯…」雅芬发现被我顶着后,身体持继地震动,发出微弱的娇喘。

突然雅芬的阴道又缩紧,又挤射出少许的淫水。

就是现在!我使尽吃奶的力气,把肉棒用力的撞进雅芬的体内,「啪!!」我存满精液而涨大的睪丸撞击雅芬的股间所发出的声音,好像甩巴掌一样大声。

「啊~~!」因为我的强制插入,雅芬瞬间张开了眼晴看着我。

雅芬的阴道一直很小,虽然我已经开发了不知道几次,但是雅芬的阴道始终保持着这种紧度,就跟第一次开苞的时候差不多,所以我在插入的时候,总是得花特别多的力气来深入。

「彻……你……没戴…」雅芬经由她的肉洞包覆的感觉,知道了我并没有戴着保险套就生生地插入了她的阴道中。

不理会雅芬说的话,我吐了气~~深呼吸…喝!!开始了我的致命沖剌!

「啊啊啊!!」因为才刚高潮,下体还很敏感的雅芬开始尖叫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随着我速度愈来愈快的抽插,雅芬被我一直用下体撞击着而发出淫秽的声响,并且一路由床尾一直抽插,快速的撞击使我们俩的身体一直移动到床头,直至把雅芬顶到床头的小柜子,我让雅芬的背弓了起来,再度疯狂抽插着。

「啊啊啊!!彻!!不要!!你没戴啦~啊啊啊~~」雅芬一边想挣扎地推挤着我的身体,却因为我快速的撞击着她敏感的阴部而无力。

「喝!喝!喝!没戴!就是!要!惩罚你刚刚!踢我啊!我的!小公主!」我一边使劲的撞击着雅芬的肉洞,快速的抽插着一边说。

「不…啊啊啊!不行啦…这样会……啊啊啊~」雅芬说着说着,眼晴又开始微闭,看来雅芬即将达到第二次高潮了。

「对!就是会!!小公主!我要在你的子宫内注入我大量的精液唷!」我一面强烈撞击,一面把雅芬拉往后,使她躺平在床上,将双脚擡高至我的双肩上靠着,一面说着。

「啊!不行!不可以!啊啊!今天危险啦~~啊啊~」雅芬已经紧闭双眼,用力的挤出这几句话。

「我知道!你今天危险期嘛!就是要让你怀孕!」我一边亢奋无比的喊着,一边更加用力的撞击着雅芬的下体,每一下都用力的插到底部。

「啊啊~~鸣……人家…不…要…怀孕啦…………」在我持继加速的撞击中渐渐失去声音的雅芬,在娇喘中努力的说出这几个字。

当我发现雅芬已经开始再度喷出含有大量卵子的淫水,我便把雅芬的双脚往下压,压到顶着她的乳房为止,顺手抓了个枕头放在雅芬的屁股下方,好让雅芬的整个下体水平高过头部,我也微跪的配合雅芬下体的高度,一样猛烈地由上方往她的下体撞击,这样的姿势,刚好是最能深入,又最容易受孕的。

这样的姿式,即使完事时男方不将精液射入女性的阴道里,只要男方的阳具长度有一定长度,在性交时还是会有少量的精液经由龟头的马眼流出,顺着姿式的关系,地心引力以及性交时的活塞运动也会将少量的精液带进女性的子宫内,进而使精液进入子宫与卵子结合。

更何况,雅芬天生的体质就是会使卵子像男性一样地喷出,连这样的姿式也不例外,而且,可能因为身高差距的关系,我的阳具长度经由这个姿式,插到底的时候,刚好就可以顶到雅芬的子宫口。

「小公主~~你看!你看唷~你的卵子一直射出,我想不让你怀孕很也难!放弃吧!我会用浓郁的精液把你的子宫灌的满满的,让你受精的唷!」我依然使尽我最大的吃奶力气,用力的用龟头撞击着雅芬的子宫口,一边吶喊着!

「鸣鸣……鸣………………」雅芬被我长达十分钟的快速抽插着,已经完全失神,全身无力地发抖着,只能以呻吟来应答我所说的话。

「喝!喝!喝!喝!喝喝喝!!」我大声的吶喊着。

『啪啪啪』淫秽的肉体撞击声,似乎要让整个社区的人都听到我正要把精液注入雅芬的子宫内。

我知道自已的精液已经要从睪丸沖出来了,我便更努力的加速沖剌,因为我快速的沖剌,雅芬已经全身无力的发抖,一边失神地喷出含有大量卵子的淫水,我只能压着雅芬的大腿,让我的上半身擡高,利用这种杠桿原理,来达到最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就在我精关失守,开始射出的那一瞬间,我开始狂喊着,并且将身体弓起,让阳具插到雅芬的最底部,并且微微撑开子宫口,开始对着雅芬的子宫注入我浓浓的精液。

『……哥……?……怎幺了吗?』

正在享受经由高潮而灌注精液到雅芬子宫内的快感中,我紧闭双眼,享受这种淫秽又舒服的气氛与感觉,竟然没有发现到妹妹已经睡醒,走到房间门口。

『………!』妹妹本来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之间,发现自已看到了不该看的一幕,但是却卡在这让她震撼的一幕。

射精大约6秒后雅芬的子宫已经被我的精液灌满,多余的精液经由雅芬阴道与我肉棒的空隙间挤出,从旁溅出,当我发现了以后,我随即睁开眼晴,并且将身体擡高,瞬间将阳具从雅芬的阴道抽离。

「好了!小公主!授精完毕噜~剩下的就……」当我正一边用右手在快速的套弄那还在持续射出浓郁精液的肉棒时,我发现了呆站在我房门口,呆呆地看着我射精在雅芬阴部的妹妹。

「鸣………里面……好烫……」雅芬因为高潮失神,一直闭着双眼,呻吟地娇喘出这几个字。

我跪起来发现妹妹后,我也整个人呆住了,完全动弹不得,但是生理是不会呆住的,我那高高举起的阴睫,就好像在宣告它的胜利似的,持继地对着雅芬的大、小阴唇以及双腿间射出精液,射满了整个雅芬的下体,就像被整罐的牛奶浇下去一样。

那一瞬间,时间就像静止的,我与妹妹四目相接,随后妹妹发现了……看着自已下体、小腹以及大腿上,那些半干半湿的液体,又转移视线,看看哥哥那只一直在射出牛奶的大肉棒,再看看雅芬姐下体布满的大量精液。

说时迟、那时快,雅芬因为高潮的关系,阴道突然又大力收缩了一下,因为阴道压力的关系,压缩将精液与卵子挤射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抛物线最远的,就射到了地板上,与雅芬的肉洞口连成一条线,浓郁的精液与卵子味道让整个房间的空气充满了一种淫秽的气味。

「阿………那个………妹……」我吞吞吐吐地,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妹妹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随即将双眼闭起,转身马上拔腿就跑,离开了我的房门口。

留下了不知所措的我,以及被我灌满精液,依然失神的雅芬。

所谓『正常的兄妹』,应该要是怎幺样的关系?会在怎幺样的生活下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