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妈妈的欲望

妈妈的欲望 - 妈妈的欲望

我的妈妈叫杨清如,今年34岁,168的个子,留着壹头干练的棕色齐颈短发,我的爸爸曾是壹家叫做A公司在本市分公司的总经理,两年前被外派到了国外接任国外分公司的总经理,而他的好兄弟,好同事郑磊从之前的副总自然接替爸爸总经理的职位
本来我们家的条件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在两年前爸爸被调任国外以后,壹年也回来不了壹次,妈妈可能是由于在家裏无趣而选择重新工作,去了A公司应聘,由于现在本市A公司的总经理是郑叔叔,而且妈妈本身的工作能力也很强,不到两年时间现在已经做到了壹个部门经理的职位,公司上下并没有觉得她靠关系,而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工作能力,堪称是他们公司的‘女强人’。
放学路上,我路过壹家影像店。
“老板,有什幺新来杂誌吗?”别看我年纪小,在这方面的研究可不少,这家店我已经算是常客了,经常过来买各种AV片子,壹边看着AV,壹边想象着女优的脸换成妈妈的样子。
“小子,又来了,这周正好有几本新货。”老板笑瞇瞇地拿出了几本杂誌,都是那种AV女优写真集。
“好了,我都要了,多少钱?”我‘大气’地拿出两张百元钞票,虽然我还在读小学,但是妈妈已经每个月塞给我不少零花钱,在学校裏我也是个‘小富豪’。
老板找完钱后看店裏没人,“餵小子,要不要搞壹套针孔摄像头玩玩,看妳成天就买些光盘什幺的,多没劲。”老板猥琐的沖我笑着问道。
“那是干嘛用的?”我眼前壹亮,随即和老板嘀嘀咕咕起来。
回到家中,妈妈壹如平常地没在家,最近工作忙,加班到十壹二点甚至不回来都是常态,我趁机溜进妈妈的房间,把针孔摄像头按照说明安装在壹个极其隐蔽的位置,同时我在卫生间和厅也安装上了。
“这回能看到妈妈换衣服了!”我心裏想着。
晚上十壹点我听见壹阵开门声,我走到客厅,看见妈妈穿着粉色的西服套装,刚刚脱下鞋子,坐在沙发上揉着踩了壹天高跟鞋的脚踝。
“妈妈妳回来啦!”
“今天加班太久了!小明自己在家裏乖不乖呀?吃饭了没?”
“我放学买了麦当劳吃!”
妈妈看了看表“好了快睡吧,明天早上妈妈送妳去上学。”妈妈爱惜地摸了摸我的头。
“好的!妈妈晚安!”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灯,急忙拿出了自己的苹果手机,“今天安装的软件派上用场了!”我心裏想着。
听到妈妈走进浴室裏的声音,我把监控画面切换到浴室:
妈妈走进浴室裏,锁好门,把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脱光,露出了凹凸有致的性感身躯,虽然我在杂誌和电影上看过很多裸体,但这还是第壹次看见妈妈的裸体!
妈妈对着镜子看了壹会,迈进浴缸打开了水龙头。热水哗啦哗啦的壹会就流满了整个浴缸。妈妈躺在浴缸裏泡了十分钟,热水泡在身上十分舒服,妈妈似乎来了欲望,玉手摸着自己的小穴,另壹只手伸进食指去抠着,这也难怪!爸爸外派两年,妈妈壹个人独守空闺,难免寂寞。不过我的鼻血此刻都要喷出来了!
自慰了壹会妈妈好像想起什幺事,匆匆地沖洗了壹下然后光着身子从浴缸裏跨出来,接着从洗衣机裏找出了自己刚扔进去的那条今天刚脱下来的内裤,对準了自己的逼逼洞口用手指头壹点点的捅了进去!没错!妈妈把穿了壹天的脏内裤塞进了自己身体裏!这是我在AV裏都从没能看见过的场景!完全进入以后妈妈穿上浴袍就走回自己卧室。
各位看官,您以为到这裏就结束了吗?没有,更加惊爆我眼球的事才开始发生!
画面切换到妈妈的卧室:
回去以后妈妈锁好自己屋子的门,然后从自己出差常用的行李箱裏找出壹个黑色的项圈戴在美颈上,项圈上还有个环,就像是宠物那种拴链子用的。妈妈举起手机对準自己自拍了壹张,照片上的她赤裸上半身脖子还带着项圈,像被人圈养的裸体熟女犬,嘴角还挂着微笑。妈妈攥着手机鼓弄了两下,看起来她是把刚刚拍过照片应该是发给了壹个人。
这个人是谁呢?难道是远在国外的爸爸吗?想不到爸妈竟然玩这幺变态的性游戏。
发了两条,妈妈去拿了壹个自拍桿把手机固定在上面,又走去窗前在晾衣架上取下壹个夹子,张开嘴巴伸出香舌用夹子夹住了,然后跪在地板上拿着自拍桿对準自己拍了壹张,随后才把舌头上的夹子取下。
天啊,我的三观已经崩溃了!妈妈竟然和爸爸玩SM的游戏,没错,此刻我依然天真的以为妈妈是把照片拍来发给爸爸。
这壹晚我想着刚才的画面撸了好几次。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就醒了,打开手机的软件,等着妈妈起床的画面,差不多六点半左右妈妈就起床了,妈妈径直拿着手机走去厕所,坐在马桶上妈妈把手机打开对準了自己的逼逼。应该是开启了录制视频模式,妈妈左手举着手机,右手伸进去揪住昨晚就已经塞在下体的内裤,壹点点的拽了出来,上面沾满透明的液体,妈妈把自己的内裤塞进嘴裏,拿手机对着拍了壹会,脸上还浮现出满足的微笑,难道带着自己下体味道的内裤很好吃吗?接着妈妈又把手机对準了下体,过了半晌妈妈缓缓开始撒尿,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尿液尽数撒在马桶裏。
回到房间壹番梳妆打扮后妈妈去厨房给我开始準备早饭,準备好早饭妈妈走到我的卧室门口敲门:“小懒蛋,起床啦,上课要迟到了。”她却不知道她的儿子早已经起来了,并且偷窥她的淫态好久。
我装作刚睡醒的样子起来,坐在客厅吃着早餐,妈妈手艺很好,给我做了三明治面包,牛奶和煎蛋。妈妈坐在我对面喝着牛奶,突然壹阵铃声响起,妈妈看了壹眼手机,然后看了我壹眼,“快吃完去洗漱壹下,要迟到了。”然后匆匆地站起来回屋关门才开始接电话。我放下面包溜到自己卧室偷偷拿出手机。
只见妈妈回屋以后还万分小心的戴上耳机才接通电话。只不过前面的对话我没有听到,妈妈耳朵上戴着蓝牙耳机,我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幺,只听见妈妈最后小声回应着“嗯..我知道了。”然后她脱下了今早刚穿在腿上的肉色丝袜,攥成壹团,用手指壹点壹点推进了自己的小穴裏,只剩壹段留在外面。然后抚平了粉色套裙。
就这样母子二人各自心怀鬼胎地出了门,也许是丝袜的缘故,我感觉走楼梯时妈妈的姿势都有些别扭,壹路上妈妈驾驶着汽车,我偷偷地观察妈妈,我看见妈妈两条玉腿会忍不住互相地蹭。妈妈虽然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但要阴道夹着异物还不让我发觉,要装作很自然的样子,那种滋味也是万分不好受的。
不壹会就到了我学校门口。
“好好上课,乖孩子。”妈妈笑着亲了我壹口。
“妈妈拜拜。”我背着书包走进校园,偷偷地回头,看到妈妈的汽车停在马路旁还没有发动,妈妈在车裏坐着点上壹支女士香烟吸着,然后拨通了手机说了几句话以后才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壹整天我都没什幺心情上课,壹直盼望着下课回家继续监视妈妈,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坐上计程车飞快赶回了家,可今天在我回家之前妈妈竟然已经壹反常态地在家了,这使我扑了个空,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什幺异常,画面裏只有换衣服值得看壹看。
三天之后,周六晚上。
11点半,妈妈回家了。
通过监控录像,我看见妈妈进到了自己的卧室,坐在电脑桌前,打开电脑登录上了QQ,随后就坐在电脑前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我心想怎幺老坐在电脑前发呆?我想妈妈可能在等什幺人吧,又过了半个小时电脑裏响起视频聊天邀请的声音,妈妈连忙放下手机,点击鼠标接通了视频,随后调整了壹下电脑摄像头的角度,拉开椅子趴在地上,飞快地沖着摄像头磕了壹个头,“主人好,淫奴给您请安了。”
“嗯,起来吧。”电脑那边传来壹个男人的声音!那个声音很熟悉!我却想不起来是谁!没想到妈妈竟然背叛了爸爸!那天的照片想必也是传给那个变态的男人!
““是。”妈妈改趴为蹲,双腿分开着蹲在地上,只用双脚的脚尖踮地,把手背在了身后。
“淫奴,我出差壹个礼拜,自己有没有偷着自慰啊?”电脑那边那个男人说着令人厌恶的话。
“没有主人的允许,淫奴不敢自己满足自己。”
“很好,到床上去。”
妈妈依言而行,把电脑摄像头对準了自己的床,然后双腿分开地坐在床上。
只听见妈妈的房间裏响起“叮!”的壹声,妈妈突然“啊!”的尖叫了壹下,随后意识到我在家,赶紧捂上嘴巴。
接着开始每隔几秒钟就有“叮!叮!”的音乐声音响起,好像是谁触碰了琴键壹样,每“叮!”的壹声,躺在床上的妈妈就会捂着嘴浑身壹颤,随着“叮!叮!叮!!”的声音越来越频繁,妈妈颤抖的速率也相应加快。就如同被电击壹般,躺在床上抽搐了。
几分钟后琴键的声音消失了,妈妈躺在床上胸口不断起伏着,这时妈妈的双腿分开的幅度更大了壹点使我能看清楚原来妈妈私处没穿内裤,阴道口裏卡着壹个红色的东西,整个阴部都湿漉漉的。
“我这新玩具威力还不小吧?淫奴。”
“谢谢主人的赏赐。。。”妈妈仿佛被这壹个小小的东西抽干了力气,有气无力地同男人说道。
“拿出来吧。”
“是。”妈妈把那个红色的小东西从自己阴道口拿出来,我才看见原来是壹根L字型的红色小细棒。
“这是什幺东西呢?”我内心想着,虽然我在杂誌上见过无数性玩具,可从没见过这种东西。
“这无线音乐遥控器威力太大,就让妳爽几分钟,时间长了妳会脱水。”电脑那边那变态的男人又说话了。
“明早9点去机场等着我,把该準备的都準备好,我要在回去的路上就玩妳这骚货,听见了吗?”过了壹会男人补充道。
“是主人,淫奴期待着您的临幸。”妈妈起身在床上跪好,沖电脑磕了壹个头。
“呵呵,妳个贱母狗,记得明天提前收拾好,见了面我要好好玩玩妳这张骚嘴。”
“是,主人。”
“哦,对了,记得灌个肠,好玩屁眼。”
“是,母狗知道了。”
说完这句对方下线了,妈妈的脸上浮现出壹种失落的表情然后关上了电脑。
我在这边看着画面已经撸了三次,最后壹次射完后我恢复了理智,计划着明天起床如何去跟蹤妈妈,看看那个妈妈的奸夫到底是谁!同时也想偷窥妈妈明天和那个男人即将发生的戏......在愤怒与期待中,我极度疲惫的睡着了。。。